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生态庄园 > 庄园风光
【走进徽州】走进雾云间生态庄园,走进子衿园,听楼名中的诗经故事
发布时间:2020-06-03  访问:10247


初夏的子衿园远山青黛,烟雨霏霏,花开陌上,纤草绿碧。蒙蒙细雨湿润了这个季节,也湿润了子衿园。融入烟雨中的“之升阁、和鸣楼、徽音阁、同泽楼、德音阁”如一幅飘动的水墨丹青,画中有楼,楼在画中。





“之升阁”名取“像太阳一样日日升起”之意,出自《诗经•小雅•天保》。

原诗文为:
……
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。
如南山之寿,不骞不崩。
如松柏之茂,无不尔或承。
《诗经•小雅•天保》原是大臣祝颂君主的诗,是中国古代最早的祝福歌。我们把第六章取出来,完全适用于晚辈对长辈的祝福歌:像月亮一样永恒存在;像太阳一样日日升起;像南山那样长寿,永不塌崩;像松柏茂盛,福寿都由您传承。





“和鸣楼”名取“互相应和而鸣”之意,出自《诗经•周颂•有瞽》。

原诗文为:
有瞽有瞽,在周之庭。
设业设虡,崇牙树羽。
应田县鼓,鞉磬柷圉。
既备乃奏,箫管备举。
喤喤厥声,肃雍和鸣,先祖是听。
我客戾止,永观厥成。
这是周天子在宗庙祭祀先祖的乐歌,更是一场礼乐完备的音乐盛会,瞧,瞽者站在大厅中央,大厅里摆放着装饰有彩色羽毛的橫架,上面陈设着各种乐器,分别是:应(小鼓)、田(小大鼓)、鞉、磬、柷、圉、萧、管八种乐器,这就是《有瞽》我们描绘的西周时期的音乐盛会。“喤喤厥声,肃雝和鸣”,其音乐自然和谐美妙,“先祖”与“我客”沉浸在音乐所表达的意境中,“永观厥成”。





“徽音阁”名取“美德、美誉”之意,出自《诗经•大雅• 思齐》。

原诗文为:
思齐大任,文王之母,思媚周姜,京室之妇。大姒嗣徽音,则百斯男……
诗歌的重点是颂扬文王的“圣德”,同时也赞美了三位伟大的女性,即“周室三母”:文王祖母周姜(太姜)、文王生母大任(太任)和文王妻子大姒(太姒)。诗人认为她们是“文王所以圣”的根本。 其中“大姒嗣徽音,则百斯男”即大姒继承太任、太姜的美德,必然多子多孙。





“同泽楼”名取“同衣同袍”之意,出自诗经《诗经•秦风•无衣 》。

原诗文为:
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
岂曰无衣,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。
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。
《秦风 •无衣》是一首同仇敌忾的秦兵战歌。这是一支可怕的军队,被其征服的六国眼中的虎狼之师。在贾谊的《过秦论》里,秦军“追亡逐北”,令六国“伏尸百万,流血漂橹”,更“因利乘便,宰割天下,分裂山河”。在秦始皇陵的陪葬坑内,那些高大、雄壮、栩栩如生的战士依旧阵型整齐地矗立着,诉说着这支古老军队战无不胜的传奇。战前的誓言在耳畔回荡: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,与子同仇。与子同泽,与子偕作。与子同裳,与子偕行”。四字一组,每一句都好似剑矢正中靶心,一字的变换,韵律跌宕,王的追随者们从工整的语句中跳出,群像成真实的幻影。
同样是军旅边塞诗歌,《秦风•无衣》里没有《邶风•击鼓》里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儿女情长,也没有《小雅•采薇》里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的哀婉乡情。《无衣》只是一首极为纯粹、嘹亮的军歌。




“德音阁”名取“士有百行,以德为先”之意,出自《诗经•小雅•南山有台》。

原诗文:
南山有台,北山有莱。乐只君子,邦家之基。乐只君子,万寿无期。
南山有桑,北山有杨。乐只君子,邦家之光。乐只君子,万寿无疆。
南山有杞,北山有李。乐只君子,民之父母。乐只君子,德音不已。
南山有栲,北山有杻。乐只君子,遐不眉寿。乐只君子,德音是茂。
南山有枸,北山有楰。乐只君子,遐不黄耇。乐只君子,保艾尔后。
此诗为周代贵族宴飨宾客的通用乐歌,与《小雅•鱼丽》、《小雅•南有嘉鱼》三首诗是同一组宴饮诗。每一章都以南山、北山的植物起兴。南山有台、桑、杞、栲、枸,北山有莱、杨、李、杻、楰,比喻拥有成功的事业需要各类贤德人才。


《诗经》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,现存诗歌 305篇,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共 500 余年的民歌和朝庙乐章,分为风、雅、颂三章。广泛地反映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,内容涉及政治、经济、伦理、天文、地理、外交、风俗、文艺等方面,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文百科全书。


听了楼名中的诗经故事,已定格在墙上的诗经楼名,也定格在我们记忆之中:事业“像太阳一样日日升起”(之升),并赢得“美名美誉”(徽音),须“以德为先”(德音),“互相应和而鸣”(和鸣),“同衣同袍”(同泽)与子偕作!与子偕行!